工资破万工厂爆单,纽约圣诞画风突变,中国制造向何处去?

2021-08-02 作者:未知   |   浏览(

圣诞前夜,哥伦布(Columbus)区域的天气阴冷,气温降到零下10度。

这里是美国俄亥俄州首府,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圣诞节的温馨和甜美,大家正忙着采购各种节日用品、食物和礼品。

麦金利·罗斯科(McKinley Roscoe)什么也不想买。他心想,疫情远没过去,经济衰退和失业的阴影依旧笼罩着美国,未雨绸缪存些钱一直好事。新冠大时尚以来,他保住了布洛克税务企业的工作,不过生活本钱也在抬升。

然而路过一家沃尔玛的时候,他改变了主意,决定给寒冷的公寓添点暖气。他穿过拥挤的圣诞节购物人群,找到一个鞋盒大小的电暖器,标价30USD。结账之前,他忽然想再给自己买件圣诞节礼物,一个黑色大块头的蓝牙电子音响,45USD。

“这么实惠的价格,一定是中国产品。”麦金利·罗斯科说。他看了商品说明,发现所言非虚。同样的电子音响,索尼卖100多USD,美国品牌更贵,标价大几百USD。

多年来,正是靠着如此的优势,中国制造在全世界大放异彩。但目前,历史正处在一个微妙的点上,面对特朗普极限施压、中 美关系恶化与印度、越南等低本钱区域的追赶,中国产品在美国市场表现怎么样?它面临的机会和挑战分别是什么?

2020年圣诞前后,亿邦动力采访多位美国消费者、行业剖析师、亚马逊卖家及全球门店经营负责人,查阅近年来的数据,结果超乎大家的想象。

新冠大时尚之际,全球经济一片惨淡,中国制造却可以迎难而上,甚至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。景气背后,正孕育着新的机会,不过也隐藏着隐忧。

“存货早就卖光了”

圣诞节购物季是美国零售行业的一次集体狂欢,一般开始于感恩节第二天——每年11月的第四个星期五,也被叫做黑色星期五——一直持续到圣诞和新年。

往年的这时,纽约苹果店和百思买等门口常有人打地铺排队,等待次日进店抢购。但2020年,完全看不到这种场景。

海丽娜(Helena)家住纽约,是一家亚马逊门店的合伙人。她说,今年我们的圣诞节购物都在网上完成。海丽娜的状况不是例外,而是整个美国零售业的缩影。

受疫情影响,实体店铺纷纷关门破产,而电子商务的渗透率则在大幅上升。万事达卡的数据显示,2019年底美国电子商务渗透率约为13%,2020年底约为20%。过去几年,美国电子商务年均增长率为12%—16%,2020年该数据预计将超越30%。

即便到2020年底,美国电子商务渗透率达到20%,跟中国37%的渗透率相比,仍有非常大空间。受疫情影响,美国电子商务新用户和老用户购买频次均在迅速增加,这将带动美国零售电子商务化进程加速,客观上为跨境电子商务带来巨大进步机会。

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的高级预测试打分析师Cindy Liu也觉得,新冠大时尚将对大家的购物方法产生一些持久的影响,从根本上改变美国零售行业格局。

海丽娜提到,2020年圣诞节购物季的时间比往年提前至少两个礼拜。Google Trends的数据显示,2020年圣诞节购物季比感恩节还要早一个多月——十月中下旬,圣诞节购物有关的搜索开始飞速增长,直到圣诞前后达到峰值。

这意味着,中国企业需要提前筹备,抓住国外采购的时间窗口。譬如,圣诞节树的热度,十月20日开始飞速增长,11月30达到峰值,采购窗口期大约40天;圣诞节帽的热度,从十月11日开始上升,在12月25日达到顶峰,采购窗口期更长,约为85天。

eMarketer的数据显示,2020年亚马逊美国零售业务增长率约为39%,其所占在线零售市场份额也增至39%。事实上,亚马逊上大约90%的产品是中国制造,其中既有以B2C直接卖给美国消费者的,也有以B2B卖给美国卖家,再由他们卖给消费者。

依据亚马逊全球门店经营业务负责人提供的数据,2020年黑色星期五和网上购物星期一期间,亚马逊第三方卖家销售额超越48亿USD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0%。其中,中国卖家的销售额也有大幅增长。

廖亮是海丽娜的业务合伙人,家住北京。他们在亚马逊上销售胶原蛋、益生菌、综合维生素和维C等保健品,2020年疫情期间销售量大增,其中维C销售量涨了3倍。“其实2020年以来,美国市场的需要远远大于供给。”廖亮说。

这非常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的财政救济手段,尤其是针对家庭的补贴刺激了消费,而年底又是美国的消费旺季,所以传统制造商品出口大幅上升。

从供给来看,2020年新冠大时尚爆发以来,美国、欧洲和东南亚的工厂基本都停工了,只有中国工厂还在开工,这致使美国圣诞节消费市场的供给重压全部压向中国制造。

因为疫情,廖亮坐落于纽约的工厂多次被迫停工。不久前,第二波疫情侵袭纽约,亚马逊门店的销售量迅速增加,但他们的工厂又停工了。“此前的存货早就卖光了。”廖说。

2020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,中国出口占全球比率上升到13%,这是2006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记录。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,主如果电脑和手机、电器、家具、玩具、鞋和服饰等,2020年下半年也大幅增加,创下历史记录。

不久前,美国新当选总乔·拜登说,1月上任将来,他将提出新一轮经济刺激策略。另外,考虑到全球疫情还未出现根本性的逆转,如此的供应求购关系可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。

“涨了3倍,还是订不到”

生活在奥斯汀的贝卡(Becca),错过了翻身的机会。

她曾有一个6人的团队,从中国进口手工编织的婴儿毛毯,然后卖给美国零售商店。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,她的本钱不断增加,业务愈加难。2019年底,进口到美国的婴儿毛毯价格几乎翻了一倍。零售商店卖不动,她的业务也走到尽头。

那时候,大家正在讨论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怎么样加速产业链移出中国,与墨西哥、越南、印度和缅甸等,哪个将是这一波全球产业链调整的潜在受益者。

贝卡没想到,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适应,再加上全球受困于新冠肺炎疫情,中国重新成为世界工厂。亿邦动力采访多位美国消费者,均觉得美国人暂时非常难离开中国制造。

不能离开,可能是由于找不到替代品。一位美国妈妈让小孩外出买口罩,跑了5家店,都只能买到中国生产的口罩。有人在twitter上问,除去中国产品,我还可以给小孩什么圣诞节礼物?得到的答案是,乡下农民的手工艺品,但那会非常贵。

某种程度上来讲,较少的替代品意味着较强的谈判能力。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最近发布的报告称,经过研究职员的调查研究,发现即便加上惩罚性关税,中国商品的性价比依旧超越其他国家的相同种类商品;个别有角逐优势的行业,甚至将关税本钱完全转嫁给用户。

麦金利·罗斯科是中国跨境电子商务的忠实用户。他说,同一厂商的耳机,美国零售店卖几十USD,但阿里巴巴国际站只卖6—7USD。“假如买中国商品,一般可以省至少一半的钱。”

像如此不急用的东西,他一次会采购3个,然后等企业慢慢邮寄过来,一般需要4—6个礼拜。但目前是圣诞节购物季,Google上搜索最多的是“在我附近可用”和“路边取货”,无人会想等待十天半个月。

Keels在亚马逊上给男友买了一份圣诞节礼物,下单前显示加拿大发货,下单后显示从中国发货。她给客服打了几次电话,他们取消了订单。另一个用户说,几百USD的玩具,卖家保证圣诞前送达,结果到了11月11日,货还在中国。

一位愤怒的消费者Carolyn,发了一条twitter并@亚马逊CEO 杰夫·贝索斯:嘿,我所杰夫·贝佐斯,不要再让亚马逊的第三方卖家从中国发货了行不!我每次需要退货时,他们都给我发自动回复的邮件。

物流配送,正是2020年中国跨境电子商务卖家最大的挑战,卖家廖亮说。“海运集装箱价格涨了三倍,但还是订不到。”他说,不过口罩、服饰等比较轻的商品,不少卖家通常选取快递或邮政小包发货。

事实上,外贸的物流并非一桩小事。受特朗普加征关税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不少航运公司要么破产,要么停运,很多闲置船舶被拆卸,有的甚至被卖成废铁。中国率先从疫情中复苏,第三成为世界工厂,跨国运力的供应求购矛盾开始浮出水面。

中、美贸易失衡,则进一步拉大了该缺口。据中国海关统计,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对美出口2.18万亿元,而自美进口只有6408.6亿元,比率约为3:1。相应地,出口和进口集装箱数目比率也接近3:1。部分航运公司为防止空跑,出口用大船,而返程只用小船,结果是很多集装箱迟迟不可以回到中国,进一步削减了出口运力。

2020年4月以来,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从最低时期的818暴涨至2783,上涨三倍多,成为2009年该指数编制以来的最高点。在这其中,两条中 、美航线的价格涨幅最大,影响也更深远。

如此的贸易和货量结构,决定了将来一段时间返回中国的存量空箱将持续降低。从货轮生产的周期来看,运力恢复需要一段时间。另外,因为疫情等缘由,中、美贸易调整也需要一段时间。不过,拜登上台将来,可能会加大疫情防控,同时着手改变中、美贸易。

订单已排到21年第三季度

2020年12月25日,圣诞晚上,麦金利·罗斯科发了一条twitter,晒出此前在沃尔玛采购的东西。他写着:

感谢中国的工大家,让我在这个凄凉的冬季有了暖气保暖,还有一个蓝牙音响,分贝大到足以震震我那坏脾气的室友了。祝大伙圣诞快乐!

假如考察美国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态度,麦金利·罗斯科可能是个例外。

在非常长一段时间里,有不少美国消费者对中国制造又恨又爱,爱它是由于实惠好使,恨则映射着全球产业链转移以来美国劳动者的失落。对于随处可见的中国制造,更多的消费者其实并没特别注意。

不过目前,欣欣向荣之下,历史正悄悄发生变化。愈加多的美国消费者购物时,会有意识地查询商品标价,检查是不是为中国制造。社交媒体twitter上,“Made in China”的帖子正在以分钟为单位涌现,很多讨论值得中国卖家关注。

2020年夏季,市场研究机构Coresight Research调查发现,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美国消费者对中国产品的怎么看,愈加多的美国人不再想购买中国产品。其中,是不是赞同美国零售商应该降低从中国采购商品,47%的受访者选择赞同。在60岁以上的受访者当中,该比率极速攀升。

尽管消费者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,但现在美国市场非常难找到与中国制造相匹敌的替代品。不过,伴随疫情好转,其他产地逐步走向复工,会不会影响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表现呢?

与此紧密联系的另一个问题是中国产品的生产本钱。多年来,经济学家一直在提醒,伴随人口红利消失,劳动力本钱飞速抬升,中国制造赖以存活的根基可能会被动摇。

浙江义乌提供着全球60%的圣诞节产品,任何变动都会牵动全球市场。2020年11月,浙江义乌的工业用工人数为2017年底以来最高,一些工厂将工人薪资调高25%,月均工资接近10000元人民币。

不久前,路透社报道:一家生产暖水壶的企业,商品主要销往美国、欧洲和中东,2020年上半年裁员50多人,后半年订单激增,人手不够,没办法组织生产。

印度被视为产业链转移的潜在受益者,有望接手这部分订单,但现在来看并不顺利。苹果公司曾计划,借助纬创、富士康在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工厂,生产一部分iPhone手机。但2020年底,工厂被肆意破坏,印度制造面临新的挑战。

然而在中国,即使有特朗普的惩罚性关税,与材料、劳动力和物流本钱抬升,很多工厂的订单仍供不应求。据路透社报道,义乌一家生产出口自行车的企业,订单已经排到2021年第三季度。

这是全球封锁下的短暂红利,还是中国重回世界工厂,催生的持续兴盛?大家暂时还不能而知。不过,眼下多个变量充满极度不确定性的时刻,这部分都值得密切关注。

相关文章